读文章网
  • <small id='ldnanh5s'></small><noframes id='i4dxo589'>

      <tbody id='8d193bf0'></tbody>

    长成喜欢的模样 时间:2020-10-12   点击:  栏目:散文

    每一朵花,都有它的美丽。 二月兰是东园的主角,那山坡很长很长,坡顶是条小路。 路的两边,就是成片成片的二月兰,坡下有个茶室,有老人坐在那里闲聊、喝茶,很日常,而且很美。 二月兰开的热烈,抬眼望去,尽收眼底的紫色,望不到尽头。 我的故乡,也种了许多二月兰。 我原本以为妈妈会把它们种到花盆里,或者,顶多在花园里洒上一些。 谁知妈妈抓着大把的种子洒到小院墙外,于是到了早春,二月兰开了一院墙。 去年我在春暖花开时回了趟故乡。 妈妈骄傲地跟我说,你看这花墙,是不是很美?哪里是美啊,简直是震撼!那天我拿着相机贪婪地记下二月兰的美,还为妈妈拍了照。 不期而遇的这片二月兰,让我的思念愈陷愈深关于祖国的散文,故乡呀,这一生都难以走出。 在匆忙的生活中,许多人亦如这二月兰,虽然整片的开,可是开得太多了呀,一朵朵小花挤在花丛中很难让人记得。 但即便弱小也有美丽,春风不会辜负每一朵花,生活,亦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的人。 二月兰努力在春天绽放,我们努力在尘世中,长成喜欢的模样。 她把梦想一点点的列在本子上,去实现它们。 虽然过程很缓慢,很笨拙,但时间是结果的见证者。 她笑笑不说话。 许多年前,她还是个只会坐在路边拼命鼓掌的小姑娘,仰望着别人的美好。 从小被忽视的她,孤僻、内敛关于祖国的散文,如田埂上的野花,即便开了小花也不被人注意。 按照既定的路线读书、毕业、工作,她的生活,是黑白色。 直到二十二岁那年,她倔强的离开故乡,对妈妈说,我不怕失败,但我怕的是遗憾。 这些年,她依旧不起眼,只是,她学会了默默的去努力。 水乡的温柔,让她更加懂得,要平和的面对生活的种种。 她也不想要那么闪闪发光,她喜欢的是简单的生活,能够做热爱的事情,而这些,都在慢慢的成为现实。 读过季羡林老师写《二月兰》的文章,他在文章中这样描述:二月兰是一种常见野花。 花朵不大,紫白相间。 花形和颜色没有什么特异之处。 如果只有一两棵,在百花丛中,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 但是它却以多制胜,每到春天,和风一吹拂,便绽开了小花;最初只有一朵,两朵作文,几朵。 但是一转眼,在一夜间,就能变成百朵,千朵,万朵。 当时就觉得那是一种极美的场景。 二月兰是野花。 可我就爱这样的野花,它没有牡丹的雍容,没有海棠的华贵,但它有朴素、不服输的品质。 生命力极强的二月兰,随便的把种子往地上洒,就能发芽、开花。 与许多名贵的花木比,它只是小小的开在地上,作为陪衬。 但即便是陪衬,它也把美丽尽展。 野花的美,在于恰当、不张扬。 这样的恰当犹如早春的风,让人觉得舒适。 二月兰的花语是谦逊质朴、无私奉献。 如果你给它大片的土地,它会百朵、千朵、万朵的开,送上惊人的美丽。 但它即便开了大片,依然不去争抢,它就那样,守着初心,守着温润的泥土,才不会高高挂在风中,炫耀着。 我愿做一朵小野花。 二月兰就好,兀自盛开,兀自芬芳。 你路过,若学会了低眉关于祖国的散文,就会看见我,与春天同在。
    关于祖国的散文 现代散文鉴赏辞典 冯骥才散文 写景散文
      <tbody id='fmwk2xog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p1cp0arb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4t6kmud'>

    

    <small id='3cd4gjcz'></small><noframes id='i9vynmdm'>

      <tbody id='kn0wam1v'></tbody>